Something for nothing

深漩

轰出胜大三角设定(轰总出场或许较晚)
私设青年欧叔
有半黑化出久
侦探设定,警校设定
新人发文,文笔欠佳,请多多指教

“毕业志愿大家要认真填好哦,不过嘛——”
“这些东西,大家心里都有答案了吧,我问了也是白问吧——”
“哦——终于毕业了——”
“是啊是啊,老师你猜对了哦——”
国立第一高中。
绿谷出久所在的班级沸腾起来。
志愿表传到他这里的时候,他没有像别人一样,把志愿表放到书包,拿回家和家人商量好,明天再交。
他提起笔,郑重地填下自己的志愿——
警科。
那是不被他的母亲,绿谷引子同意的志愿。

“已经没事了,因为我来了。”
小时候的绿谷出久和绿谷引子并排坐在电视机前,看着电视上的新晋少年侦探欧鲁迈特破开最新的一起连环杀人案时的采访。
电视机上,金发的少年笑得无比灿烂,仿佛身上带着光。
感染了绿谷出久的情绪。
“妈妈妈妈——”绿谷出久兴奋地拉住绿谷引子的衣角,两眼放光地喊。
“欧鲁迈特好帅啊!”
“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
“……出久……”
第一次,见到妈妈,那样子的表情。
悲伤,不忍,但又决然。
“抱歉……出久……”
“唯有这个,不想让你……”
“去实现……”
“你的父亲……也是因为这样子,才会……”

才会什么呢?
不明白啊?
为什么不能实现呢?
不敢问,问不出口。
因为不想见到妈妈那样子的表情。

可是,也有着无论如何都想要完成的目标啊……

“哟,废久——”
志愿表被坐在旁边的爆豪胜己一把扯过。
“等等,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爆豪看到志愿表上填的志愿,仿佛是看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喂,我说废久啊——”
爆豪笑得极其友善地把手搭在绿谷出久的肩膀上。
“你不过就是一个书呆子!软骨头而已——”
“你要是真的成了侦探的话——”
“说不定,会在破案的时候看到尸体吓得腿都软了,跑都跑不动了呢!”
“嘶——”
出久轻轻地倒抽一口冷气。
爆豪刚刚说话的时候,手上的力气也在不断增大。
“那,那个,小胜……”
“废久,我会把这件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你的老妈的——”
“你如果真的那么想要成为一个警察的话,我倒是有个更加高效的建议哦——”
“不如从楼顶一跃而下,虔诚地祈祷着自己来世能够有一个更加机灵的脑子和身体呢——”

“真过分……”
绿谷出久撅着嘴,边踢着路上的小石子,边走回家。
“真过分……”
“还是想想,怎么瞒住——诶诶欸——”

正在往地铁站走去的绿谷出久感觉自己被一条粗壮结实的手臂勒住了脖子。
“欧鲁迈特,你再过来一步,这个少年的姓名就难保了。”
“身为正义的你,愿意袖手旁观吗?!”

欧鲁迈特?!
绿谷出久听到这个名字顿时呼吸一滞。

欧鲁迈特在追杀着这个逃犯。
自己的偶像居然在离自己不远处执行任务?!

“您说的对。”
低沉的声音响起,那个金发的青年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衬衫,笑着缓缓放下自己的手枪。
“现在,我的武器已经解除了。”
“那么你也可以把这个少年放了吧。”
“哈。”
壮汉收紧了手臂,狞笑着说:“欧鲁迈特先生,既然如此的话——”
“要不,您亲自来接走这个少年,如何?”

不要!!
绿谷出久惊恐地瞪大了自己的双眼,惶恐地试图挣扎开来。

“好吧好吧。”
欧鲁迈特慢慢走过去,他走得越近,壮汉嘴角上扬的幅度越大。
壮汉放开绿谷出久,抡起拳头,向欧鲁迈特锤去。
“放心吧。”
欧鲁迈特避开壮汉的拳头,一手捉住壮汉的胳膊,借力把他摔在地上。
“已经没事了,因为我来了。”

“那,能个——”
绿谷出久站起身,双手不安地捉住衣服的下摆。
“欧鲁迈特先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像我这样的人,也可以成为和你一样的侦探吗?”
欧鲁迈特背对着他,他们旁边围着警车和警戒线。
“少年哟,我并不建议你这么做。”
“说出来或许有点可怕,但是这就是现实——”
“成为侦探后,你或多或少会和一些恐怖组织纠缠起来。”
“你的家人或许会收到他们威胁,你的朋友们或许会受到他们的迫害。”
“甚至你的生活都会受到影响。”
“如果真的这么想成为正义的朋友。”
“就要付出代价。”
“啊,时间不多了。”欧鲁迈特看了看手机的一条新消息。
“我走了,少年。”

“好的……”
不能成为侦探吗……
“好像……妈妈也是因为爸爸也经历过这些,才不会同意的……”
“可是,就算是这样。”
“我还是想成为像欧鲁迈特一样,能够笑着去解决危机的人啊……”